週記變成月刊之小勝利週記W25~27

創作不僅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,更是永無止盡的輪迴,永遠沒有「完成」和「達到目標」這件事,今天畫完一幅畫,不代表我的「任務」就達成了;因為明天早上醒來,我又要再面對新的一張白紙,重新開始一幅新的作品。即使辦完一場展覽,或是接到一件夢幻客戶的案子,總是還要問自己: 「那麼,接下來呢?」

Read More

這樣也很好

假期結束了,來紐約度假的表妹和朋友都回去了。我的房間從擁擠熱鬧變得空盪盪地好安靜。

一整天胸口都悶悶的,有種想哭的悲傷情緒,不喜歡這樣的感覺。

我並不是一個喜歡熱鬧、或需要倚靠和陪伴的人。從小就是這樣,可以自己一個人跟我的虛構朋友對話,媽媽出門留我在外婆家,我也都安安靜靜不會哭鬧。

來紐約之前,我在佛羅里達度過兩年多幾近離群索居的生活。好朋友住得遠,美國同事都有家,我一個人上班下班回家,放假的時候可以十一天待在家裡不出門,也從來沒有談戀愛的需要。覺得自己這樣單純清靜的生活很好,心裡平平淡淡的,除了創作、工作和胖奇,生活中容不下其他太多的情緒和念頭。

來到紐約,像是墮入了紅塵,七情六慾都回來了。

表妹和朋友來紐約過聖誕,跟我擠小小的公寓。不方便的地方一定會有,尤其我又是個地雷超多的人,喜歡自己一個人獨處。但是也許是年紀漸長,經歷了許多離合,現在我很能體會一個道理,在我們生命中所有相遇、相識、甚至成為親人朋友的人,都是一種難得的緣份,而我們誰也不曉得這緣份何時了盡,因此能夠在一起的時候,總要特別珍惜。我也很感謝他們讓我在紐約度過的第一個聖誕節和新年,充滿了溫暖與歡笑,而且喚回了許多童年的美好記憶。因此當一屋子的人都散去,那份突如其來的空,讓我忍不住要難過。

早上送表妹他們離開,我就去上班了。忙了一天,沒有心思想太多,但整個人非常提不起勁。

一直到下班後,搭上回家的火車,望著黑黑車窗上倒映著一張爬滿淚的臉,我的情緒才潰堤。

不喜歡在冬天哭,眼淚乾了巴在臉上,很冷很痛。

我明白黛玉說的不喜相聚和熱鬧,為的是不要有分離的悲傷。

回到家緊緊抱胖奇,至少我還有他。只是過去兩個星期有那麼多人陪他玩,現在大家都走了,就連他也悶悶的。

明天開始,又是我們倆一起清清靜靜過日子。

其實這樣也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