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茸茸的愛

妞妞歷險歸來

妞妞經歷了一次她「狗人生」的生死關頭。

那天,她一直懶洋洋的趴著,不管誰叫她,她都只是睜開眼看看,卻連動都不願意動一下。我把她抱起來,她就軟綿綿地偎在我懷裡,用一種很可憐的眼神望著我。別說我把狗擬人化了,當時我真覺得她眼裡有千言萬語,只是沒法開口說話。

我覺得她很不對勁,就趕緊叫K陪我帶妞妞去醫院(因為醫生是個英國女人,我需要有人翻譯)。 到了動物醫院,醫生聽了我的描述,就在妞妞肚皮上東捏西捏,然後又檢查她的陰道,結果發現有可怕的粘稠物,醫生嘰哩咕嚕說了一堆醫學名詞,我一句也聽不懂,只是看她臉色凝重,問了K才知道,妞妞的子宮發炎了。這種疾病對妞妞這個年紀(五、六歲),沒有生育也沒有結紮的母狗來說非常常見,嚴重的話還會死亡,唯一的方法是將子宮移除。 我一聽到會「死亡」,就忍不住抱著妞妞哭起來了。

醫生建議我們把妞妞留在醫院住一晚,他們會為她做進一步的檢查,第二天早上動手術把她的子宮切除。我實在很捨不得她,尤其是想到她要開刀,可是我不能陪在她身邊,就感到好心疼。 我們在櫃檯幫妞妞辦住院手續時,看到醫院裡的助手把妞妞抱到手術台上,準備幫她打針。這時候,妞妞忽然一直回頭看我,那眼神看得我心都要碎了。K在一旁已經受不了了,就要求護士把手術室的門關起來,免得我看著看著又要哭了。

那天晚上,我擔心得吃不下飯。 第二天下午,我們打電話去醫院詢問妞妞開刀的情形,醫生說,幸好我們及時送她去醫院,因為妞妞子宮發炎的情形相當嚴重,已經蔓延到子宮外了。我慶幸自己平時就很注意狗狗的一舉一動,這裡我忍不住要岔題一下:我已經可以分辨妞妞和小波的腳步聲,小波的腳步聲沉重而從容,妞妞則是小碎步;更有甚者,我還能從形狀、地點和軟硬度,分辨他們兩個的「便便」,這我就不再詳細描述了。

妞妞開刀之後,回家來的頭兩天,因為元氣尚未恢復,整天都趴在窩裡睡覺。K還破天荒地准許她睡沙發。兩天之後,她已經可以跟小波搶東西吃了。前天晚上,她看見鄰居的大白貓從我家門口走過,又開始生氣的大聲吼叫。我想,她應該已經恢復健康了。只是她的肚皮上還有一條小拉鍊,開刀後十天才能拆線。這段期間她都不能洗澡,所以她的眉毛已經長得蓋住了眼睛,全身毛茸茸的像個弄髒的毛線球。雖然如此,我還是喜歡親親她的小腦袋瓜,現在,她正趴在我身邊,陪著我寫稿子呢!

2001/07/06新加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