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face自序──幸運餅籤的預言

每次去中國餐館吃飯,結帳的時候,侍者總是會送上來一個幸運餅乾。這個餅乾說不上美味,掰開之後,裡面藏著一張小紙片,上頭有時寫著諺語,有時寫著預言似的句子。

剛開始收到這幸運餅乾,我總是把餅乾吃掉,對於裡面的籤語,看過就隨手扔了,不管上頭寫的是什麼,我一貫一笑以置之。因為任誰都知道,這些籤語全是餅乾工廠的機器做出來的,如果寫的是壞的預言,相信它只會讓自己心情不好;而好的預言,我一直認為,是永遠都不會實現的。

來美國兩年之後,我的生活忽然陷入極度的低潮,我厭倦了美國的一切,工作、食物、環境,對於異鄉的不適應症,遲至此時才發作。

在春節除夕那晩,因為想念台灣的火鍋,翻遍了中文報紙上的廣告,終於找到一家在Orlando的中國餐館有賣麻辣鍋。火鍋的滋味,自然是比不上台灣的道地,主要還是去吃那氣氛。結帳時按照慣例,侍者送給我們一人一個幸運餅乾。我掰開餅乾,抽出裡面的籤語,看見上面寫著:

「你是個熱愛文字的人,有一天你將會寫書。」

當時我覺得很有意思,因為這籤語跟平常見到的不太一樣,說的是很特定的事,萬一拿到這籤語的人根本不愛讀書,那不是一點都不準嗎?

我對這張籤語有些另眼看待,竟然沒有馬上扔掉,反而收進了我的錢包裡,然而也沒有特別把它放在心上,還沒回到家就忘了這件事。

兩個月後,我收到鮮鮮文化的主編可比寄來一封email,問我願不願意寫一本關於美國飲食的書。

我想起了那張籤語,把錢包裡的東西全掏出來,發現它還好端端地躺在裡面。

我開始積極蒐集有關美國飲食的資料,重新打開自己的眼睛,去探索美國食物背後,那些鮮為人知、或是已被遺忘的故事。慢慢地我發現,常常被人譏為沒有文化的美國菜,竟然可以這樣豐富多元,這樣充滿了趣味。

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國家是像美國這樣,可以包容接納各個種族文化,再將這些外來文化融合,成為自己的一部分。歐洲移民、南美移民、亞洲移民、非洲移民……,全都為這片土地帶來了他們的美食傳統,所以我們今天可以在紐約、在洛杉磯,吃到各個國家的料理,買到各種奇特的食材。

在寫作這本書的過程中,我學習了很多,那些關於歷史、關於傳說的部分特別吸引我。同時,爲了讓讀者更能夠對於我書中的描述有親眼所見的感受,我捨棄了比較省事的攝影,親手繪製每一幅插圖,因為我相信描繪的過程,是比拍照更能夠觀察到事物的細節。

現在,這本書的製作已經進入尾聲,我卻覺得還有好多好多有趣的食物,礙於時間和能力,沒有被我寫進來,心中難免有些遺憾。不過也因此證明,美國的食物,真的不只是漢堡可樂那麼簡單。畢竟我不是美食專家,這本書也不是美食指南,我只是希望將我在美國生活兩年的飲食經驗,透過文字和繪畫與大家分享。

我很感謝在寫這本書時,那些無論是默默支持、或是給予我實質幫助的家人和朋友,尤其是網路上那群從未謀面的網友們,他們的熱情讓我有了堅持下去的信心。謝謝ICRT的閔傑輝先生,在百忙之中為我推薦這本小書。謝謝出版社的同事們,給予我創作上的自由空間。

最後,我要把這本書獻給親愛的K,雖然我寫的東西他一個字也看不懂,然而他卻始終相信我可以做到。當別人的妻子出外工作賺錢,或是把家裡整理得一塵不染,他的老婆卻不洗碗、不抹地,整天只曉得埋首桌前寫寫畫畫。

因為他的包容與支持,我才可以完成我的夢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