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生命無能為力

做了一個夢。夢裡有好多我的家人和親戚,聚集在現實生活中已去世的外婆家。

夢裡外婆還在,連已經去世的爸爸也出現了,好像是去外婆家過節,假日結束,大家各自開車回家。

我在打包行李,行李太多,一趟車都搬不完,而且我把小波和妞妞也帶去了。

媽媽建議,就把小波先留在外婆那兒吧。

我原本想這樣也好,但是在把行李搬到車上時,心裡有一股不安的感覺,我不想把小波一個人留下。

於是我捨棄一些多餘的行李,跑回外婆的房子裡,把小波帶在我身邊,他看到我很高興,乖乖地跟著我走。

夢醒了,腦子裡還殘留著那種恐懼不安,我慶幸在夢裡並沒有把小波留在外婆家。

聽說過一個也許是迷信的說法,如果夢到死去的親人朋友叫你跟他一起走,千萬不要答應,那是他們進入你的魂魄,來找你去另一個世界與他們作伴。

我醒來,怔忡了一會,有點害怕,看見小波睡在我腳邊,推推他,他的身體是溫暖的,只是睡得熟了,緩緩地呼吸著。

小波近來病容愈顯,耳朵已經不太聽得到了,現在連視力也在退化中,當他看著我的時候,兩個眼睛的瞳孔彷彿對不準焦距,有點迷濛。他頭上的硬塊越長越大,我的一隻手掌幾乎要握不住,那裡面到底是什麼?是啃噬著他生命的腫瘤嗎?

看他的精神越來越差,似乎是他的生命已經在一點一滴地流逝,我卻除了擔憂以外無能為力,只好每天抱著他,跟他說我愛他。

我想起了因為癌症去世的爸爸,那時候也是看著他的身體一天一天消瘦變形,看著他被死神一步一步地召喚而去,年輕的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如何說愛,現在回想起來,最遺憾的事,是沒有在他離開之前,對他說我愛他。

那種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漸漸離開、卻無法挽留的無力感,就像是一種慢性的毒藥,連痛苦與折磨都是緩慢的。而我唯一能做的,只有在他們還能有感覺的時候,讓他們感覺到我的愛。

我變得勇於說愛,即使有時候說愛讓我比較容易受傷,至少我不想再有那種一切都太遲的遺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