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善

病還沒好,扁桃腺還是痛。今天卻還是陪表妹出去亂走,去soho逛街買衣服,跑到china town去買火鍋料,再走到World Trade Center去坐path回家。

平安夜店家都關門了,街上好冷清,手腳都凍麻了,而且還在中國城迷路。我只要一到中國城就迷路。向幾個華人問路,都跟我說不知道,最後還是問了兩個美國白人,他們熱心地用iPhone幫我查地圖,搞清楚了方向。常常覺得,在美國的華人不見得會幫助華人,至少我的問路經驗是這樣,通常都是美國人比較會願意停下來花時間幫助別人。

其實,我剛來紐澤西的時候,發現生活中突然出現這麼多華人,耳邊聽到的都是中文,有一點點的不適應。過去七年多,我都是居住在亞洲人稀少的地區,工作的單位也都是美國人公司,習慣了美國人的生活方式。來到這裡,亞洲面孔都很冷漠,在電梯裡遇到也彼此視而不見。剛來頭幾天,跟台灣室友出去,經過樓下的doorman,室友並不會向doorman打招呼,我覺得很怪。到現在我都還是會跟他們say hi問好,這是一種習慣。

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不喜歡與人交際,不喜歡熱鬧和人群的孤僻鬼;可是真正走進了人群裡,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羞澀與陌生人友善的互動。有朋友互相關心幫助、談心裡話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