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中國菜登場

晚上泰勒太太跟麥斯要來家裡吃飯,昨天我就已經把材料都買好了。這是我們搬來佛羅里達後第一次邀請客人,而且又是做中國菜,壓力特別大,好像將咱們中華飲食文化發揚光大的重責大任,就落在我的肩上似的,只許成功不准失敗。

中午下樓去開信箱,剛好收到媽媽幫我寄的大同電鍋,這包裹來得正是時候,用大同電鍋煮飯,我就不用擔心煮出來的米飯不好吃了。

為了讓客人登門之後可以很快有熱菜熱飯可吃,我從下午三點就開始準備材料,該切該洗的都先弄好,分別盛在盤子裡,然後和餡包水餃。本來想包豬肉韭菜水餃的,但是在附近的超市找不到韭菜,亞洲食品商店也只有賣韭黃,因此乾脆改用茴香,味道雖然不同,但是也頗具風味。餡裡面還加了香菇和蛋提鮮,包了大概有五十個左右的水餃。K看我玩得不亦樂乎,也忍不住想要包幾個玩玩,結果把水餃包成了Ravioli,扁扁得一點立體感都沒有,餡還漏出來,真是幫倒忙。

客人們六點準時到達,我立刻開火炒菜,半個小時內將五道菜搞定上桌,辣炒豆乾牛肉、醋溜馬鈴薯、乾燒明蝦、青炒花椰菜和茴香水餃。然後,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看著我的客人們拿起筷子,挾起餃子,沾了我的寶貝水餃沾醬,緩緩放入口中,嚼了嚼──

「Mmh……Sooooo good!」麥斯塞了一嘴的餃子,口齒不清地讚道。

接下來的晚餐,我根本沒時間好好吃自己做的菜,全都在忙著回答麥斯和泰勒太太的問題:乾燒明蝦怎麼做?水餃裡包了哪些東西?馬鈴薯居然也可以這樣料理?還有,我們煮的白米飯裡是否加了什麼調味料,為什麼吃起來香香甜甜的(這都是大同電鍋的功勞)?等到我想要開始大快朵頤的時候,噢,桌上佳餚早已被一掃而空,盤底朝天啦!

麥斯和他母親離開的時候,連我包好還沒下鍋的餃子都一併打包帶走(K在一旁偷偷露出心痛的表情),我還送了他們一小罐蒜蓉辣椒醬。麥斯囑咐我,如果回國時看到有英文翻譯的中國菜食譜,別忘了幫他帶幾本回來,因為經過這次晚餐,他決定要開始學做中國菜了。

看來,我做了一次成功的飲食文化外交。只是在榮耀的背後,我卻淪落到吃泡麵填肚子的命運,而這包泡麵,也是下午剛剛收到的補給品之一。

媽媽的包裹,果然來的正是時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