慶祝生之愉悅

麥斯打電話來,約我們星期六下午到他們家,那裡將有一個小小的派對。

我問K,這回又是為了什麼辦派對?K說,麥斯有一個朋友過世了,所以約大家聚在一起慶祝(celebrate)一下。

什麼?好朋友過世居然要慶祝?我真不了解這些美國人。

赴約之前,我對著衣櫃傷腦筋該穿什麼衣服,只見他隨便套了一件T恤,一件牛仔褲,就準備要出門了。他說其實這不是喪禮,我也不用穿得太正式或太嚴肅,但是我不想顯得失禮,所以還是選了一件素色的洋裝。

到了麥斯家,一群人正坐在餐桌前喝啤酒聊天,我偷偷注意他們臉上的表情,顯然沒有人流露出任何哀傷的神色,一屋子歡聲笑語,果然像是為了慶祝某件事而來。大部分的人穿著短褲襯衫就來了,我暗自慶幸自己沒有一身縞素,否則似乎就顯得太蠢了。

麥斯在院子裡準備晚餐,他將一塊塊白色的東西用小槌子砸得扁扁爛爛的,然後裹上麵粉,丟進油鍋裡炸。我很好奇那究竟是什麼東西,麥斯的哥哥喬治就拿出了一個大海螺給我,樣子就像我們常常在卡通片裡看到的,可以嗚嗚吹出聲音來的那種海螺,原來麥斯炸的就是海螺肉,吃起來有點像花枝,不過比花枝硬,挺難嚼的。

晚餐是在院子裡舉行。除了我和K之外,其他的人都與逝去的那位朋友相識。麥斯率先舉起一杯龍舌蘭酒,遙敬逝者,因為那是他生前最愛喝的酒。接著又說了一段他們之間友誼的往事,也都是一些快樂的事。提起逝者,沒有人哭哭啼啼,但是在微笑之中,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朋友的懷念。

這就是美國人的樂觀精神吧?緬懷逝者的同時,慶祝生之喜悅。因為活著是多麼的美好,曾經與好朋友一起活著更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。

我覺得很感動。為了我們愛的朋友,我們都應該要快樂的活著。